查看完整版本: [-- 被骗十多万,还被标注为“仆人”的浙江老人,竟为骗子求情:“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 --]

晋江便民论坛 -> 『晋江百姓说事』 -> 被骗十多万,还被标注为“仆人”的浙江老人,竟为骗子求情:“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便民策划 2022-07-11 19:15

被骗十多万,还被标注为“仆人”的浙江老人,竟为骗子求情:“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

杭州钱塘警方最近侦破一起向老年人非法销售保健品的案件。


经初步调查,这个犯罪团伙假意嘘寒问暖,通过连哄带骗的方式,向老年人高价推销所谓“名贵滋补品”,非法获利近400万元,受害人遍布全国,其中80岁以上老人占了大多数,被骗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67岁,被骗最多的老人买了近30万元。


警方缴获的保健品,经鉴定里面含有西地那非等非法添加剂,以及其他成分如二甲双胍(guā)、格列本脲(niào)等,都是治疗糖尿病等病的药物,必须要在医嘱下服用,如果服用不当,会导致中毒等,甚至生命危险。


买保健品送的银碗筷竟然生锈了


去年年底,钱塘区公安分局环食药大队收到陈先生(化名)的求助。


“我爸最近买了好多保健品,我见都没见过牌子,他说花了好多钱。能不能帮忙看看正不正规的………”陈先生说刚开始他也没在意,他每次去看父亲,发现家里多了保健品,问起来父亲都说有效果,“后来就和进货一样,家里都堆起来了,而且这些‘保健品’牌子看都没看过。”陈先生说。


起先,儿子还会委婉的和父亲说,不要继续在买这些“保健品”了,但是老人根本没听进去,还向他展示了对方寄来的赠品。


直到有次,他发现父亲收到的赠品——银碗筷竟然还生锈了,他说父亲收到的赠品还有很多,“有床单、餐具、古钱币等等,送的东西质量很差,也不实用。老人年纪大,怕说多了会吵起来。我只有报警了。”


陈先生父亲陈大伯87岁,2019年6月,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个女的,自称是某老年协会工作人员刘某。


电话里,刘某关切地询问老人的身体状况,陈大伯说自己血压、血糖都比较高,她便开始跟陈大伯推销保健品。


陈大伯平时独居,刚开始他试着买了“降糖”方面的保健品,“吃了感觉确实有效,加上服务特别好,每天都会来电话问情况”,陈大伯被感动到了,觉得刘某像自己亲生女儿一样亲。





渐渐的,从刚开始的50元一盒到2000元一盒,到后来推销的保健品要一万元一盒,陈大伯也都买了。后来,刘某说他们领导也很关心老人的身体,领导要加他微信,这个领导经常在微信上问候大伯,赠品也都是他送的。


接到线索后,钱塘区公安分局立刻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取走陈大伯“保健品”的样品。


经检测,陈大伯购买的“保健品”中,含西地那非、二甲双胍、格列本脲等成分。


“西地那非俗称‘伟哥’,长期服用对老年人会有不良影响,二甲双弧和格列本脲虽然可以治疗糖尿病,但副作用也比较明显,特别是格列本脲,长期大量服用可能会造成低血糖和肾病,甚至死亡……”民警胡立冬说。


发货都要去远离公司所在地几公里之外


民警找到了卖保健品的“传康贸易”公司,公司在下沙一个工业园区的高档写字楼内,看起来蛮正规,营业范围也写着保健品销售等。



公司老板姓余,衢州江山人,30多岁,他说他们这些保健品,是从正常渠道进货销售保健品,对所销售的保健品是否有害不知情。


真是这样吗?


很快,民警调查清楚了,这家公司包括余某在内共有4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张某就是跟陈大伯打电话,自称老年协会刘某的,她跟陈大伯说的领导就是余某。


张某是河南人,40多岁。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谎报自己身份呢?


经过调查,民警发现,余某以前也在保健品行业做过,余某在成立公司前在一家健康管理公司工作,算是老手了。


他还有个合伙人吾某,年龄差不多,是他的老乡、发小,2018年,两人一起成立了这家贸易公司,还找来了两个女的梁某、张某做话务员兼任推销员,向老年人推销保健品,余某也亲自下场推销。


吾某除了推销外还负责管理仓库和包装产品,收货和发货都是余某负责。每次,余某发货的时候,从不在公司或者仓库所在的小区寄件,而是专门跑到附近几个小区,用别人的身份证发货,几乎每次都选择到付的方式收款;而余某收到保健品货物后,把这些“保健品”存储在距离公司5公里的员工宿舍隔间里。


每盒进价才5.5元,见人下菜,
有的卖55元一盒,有的卖2000元一盒


警方查获了这家公司,在公司的员工宿舍内搜出“保健品”1100多盒。








这些保健品经过鉴定,都含有有毒有害成分。


进一步调查,警方还查到了余某的上家王某,6月,在河南抓到了王某。


查获的保健品中有一款叫“海马益肾王”,包装上写着含有鹿茸、鹿鞭、人参灵芝提取物,都是高档名贵滋补品。“他们的进货成本5元都不到,便宜到离奇,怎么可能会有那些成分”,民警胡立冬说,“每一款印在药品包装上的生产厂家,在网上均查不到。”


王某是批发商,一盒保健品十粒药丸,他每盒进来是4.5元,余某再从王某进货,平均进价是5.5元一盒,经转手,卖出去55元一盒,如果看老人好骗,他们又卖四五百元一盒,甚至高的要卖2000元,“都是一样的东西,只是包装换下”,涉及到的有8种,“虫草”“美国黑金”“鹿鞭王”“降糖胶囊”等,民警说,余某他们就是见人下菜。





给被骗老人备注:仆人+编号


但民警在调查时,还遇到了有人给嫌疑人求情的“难题”。


求情的是受骗上当的陈大伯他们。


“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陈大伯向民警求情说,他还说余某“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我都把他当‘干儿子’。”


事实上,向民警求情的受害人不止陈大伯一个,有的甚至放弃报案。


但实际上,被陈大伯认为像干儿子一样的余某,给陈大伯他们这些老人微信备注的是:仆人+编号。





在余某微信上,分别备注着仆人1仆人2仆人3……,每次,当客户买到超过七八万元的保健品后,他会主动添加他们的微信,给这些“高端客户”备注好“仆人”,平时在微信上一边嘘寒问暖送这个赠品那个赠品的,一边再推销。

被骗的老人年龄最大的93岁


警方目前查证,余某这个公司去年销售有400多万元,被骗的都是老人,遍布全国,最小的67岁,最大的有93岁。


这些老人一直被蒙在鼓里,当民警前去调查时,老人还不承认自己买保健品了,不承认自己被骗,“有些老人根本不肯来提供证据或者报案,怕家里人知道,还有的明明我们发现买了十多万元,却说自己才买了3万多元”。


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外省93岁的俞大伯,是位退休教授,从调查情况看他也是被骗最多的,大约有近30万元。但当民警上门找老人,老人起先不承认,直到民警从房间里找出来一些保健品,他才说自己买了点,不过不多,也就两三千元。


“我不忍心直接和老人说实情”,胡警官说,调查时,他看到老人哆哆嗦嗦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只能让他们家属做工作,但这大大增加了侦查难度。”


从网上买来100多万条信息


余某到底是怎么有这些老人信息的呢?


从目前调查看,余某从网上买来一些曾购买保健品的老人信息,也有一些是他从以前公司拷贝的,大约有100多万条非法获取的信息,再冒充各类老年协会、退伍军人保障协会等名义,逐个向名单里的老年人电话推销。


这个团伙中,两个话务员其中之一梁某,30多岁,安徽人,还是医科大学毕业生,她交代说,一年半前,自己通过网上招聘进公司的,刚开始看起来公司还正规,有五险一金等,干着干着觉得不对劲,但因为工作也算轻松,收入也不错,所以就干下去了。


另一个张某也是通过网上招聘进来的。余某跟她们约定提成,一盒药提成百分之3-5个点。


她们进来后,余某还提供了推销的话术脚本进行培训,每个问题都有相应的答案,“有一本笔记本那么厚”,余某自己下场推销的“业绩”不错,今年3月他的工作笔记上记录显示,他每天销售额平均两三万元。





之所以租高档写字楼,他也是想让公司看起来很正规,拍视频发照片给老人看,增加老人信任度,还会定期给老人送所谓养生类的印刷资料、乱七八糟的赠品,都是他去买来的。


因保健品添加了西地那非非法添加物,因刺激,让老人感觉自己好了点,渐渐信任,他们这伙人就会进一步引导老人,说肾虚啊要补肾啊等等,让老人花大价钱买其他的高端保健品。





目前,此案嫌疑人因涉妨害药品管理罪、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被移送起诉,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来源:橙柿互动·都市快报


查看完整版本: [-- 被骗十多万,还被标注为“仆人”的浙江老人,竟为骗子求情:“能不能不要处理他们?他比我儿子还关心我…” --] [-- top --]


手机浏览 Powered by phpwind v8.0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04198 second(s),query:3 G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