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鱼网

晋江 [切换城市]
  • 594阅读
  • 0回复
萧萧 离线

级别: 晋江天使会员


  • 会员卡暂无,点击获取
  • UID27663
  • 精华 8
  • 发帖27015
  • 金钱44349 RMB
  • 魅力717 点
  • 贡献值707 点
  • 交易币0
  • 好评度6 点
  • 群组晋江品牌NO.1
  • 在线时间117279(时)
  • 每日签到未签到
  • 注册时间2007-09-27
  • 最后登录2014-08-20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0 发表于: 2009-09-12
更多操作

[小小说] 我是村长家的狗

我,男性,6岁,浑身通黑,油光水滑,一看就知道,两个字:富态。当然,这是以前的事了。我大名大黑,昵称阿黑。我是谁?嘿嘿,我是村长(村里人都习惯跟村主任叫村长)家的狗。
  我自3个月起至今一直生活在村长家里。多年来深得村长的喜爱和信任。村长说:“黑,出去。”我就出去。你看,村长不叫我的大名,也不叫我的昵称,而简称“黑”,这种比昵称更加简略的叫法,足见我与村长的亲密程度。
  事实上,我与村长的亲密接触不亚于情人。基本上是这样的,村长上床睡觉的时间属于村长夫人,其他时间则属于我。
  人们都说,狗的嗅觉堪称世界第一,而我要自豪地告诉你,我的听觉也是世界第一。
  一般来说吧,要是汽车声由远而近,直开到村长家,我连眼都不用睁,就可以放行,那一定是上级来啦。不是上级,哪有车子坐?既是上级哪有必要呜呜狂吠呢?本来我也可以细眯起眼睛摇头摆尾一番,但是上级跟我不是一个层次,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摩托车响起来,我就得爬起身,转着圈圈在来者身边磨磨擦擦,那是村干部找村长有事。村干部我还攀附得起,当然也得罪不起。牛皮鞋声响起,我也可以置之不理。这多半是村里自认为有钱的人来巴结村长。这种人不碍大事,也可以不予理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赤脚声来,我就要十二分地注意,这班人一定是来找村长诉苦叫穷的。村长乃一村之长,日理万机,要是天天都有人来胡搅蛮缠,他还能工作吗?所以,脚步声起,我就汪汪汪地大叫,外加龇牙咧嘴,给这些不知进退的东西一点厉害看看。
  长期跟村长生活在一起,我也无形中被村长的翩翩风度感染了。这点人们看不出来的,人们怎么看,我也是一只狗;只有狗们才觉察得到。人们看到村长大腹便便,便觉得村长天生就像村长;狗看到我肥头大耳,也对我羡慕得要死。狗们说,做狗也要做村长家里的。狗们便唉叹自己投错了胎。扪心自问,我自己也觉得生在村长家的确是福。这里是穷乡僻壤,人人都面黄肌瘦,狗们不可避免地瘦不拉叽。而我就不同了,我的肚子和村长一样有油。你以为我是谁?我是村长家的狗。
  村长大小也是一个官。当官的便免不了要经常吃工作餐,比如上级来啦,召开村委会啦,年终结帐啦,工作需要嘛!还有就是别人请吃,谁和谁闹纠纷,要请村长调停啦,谁家娶媳妇啦,谁家嫁女啦,能请到村长当然面上有光。所以村长的口福不浅。村长口福不浅,意味着我的口福也不浅。我只要跟在村长后面,我就能享受到别的狗享受不到的佳肴美味。比如国家不准捕的山鸡,不准抓的蛇,还有上级检查才用来招待的国家保护动物果子狸等等。有时上级来人,要把工作协调好,就要喝喝酒,不知不觉喝得太高了的时候,那美酒佳肴就会倒出来。这时我就可以享受到那些一般村狗享受不到的美食了。
那次村长陪同上级喝了一点,我也跟着沾了点酒气。我和村长来到王寡妇家体恤民情。村长进了王寡妇的家门,我没有跟着进去。我被王寡妇家的狗小花吸引住了。小花长得实在是漂亮。这些年来,我跟着村长生活过得好,确实有些精力过剩,尝遍了全村大部分女狗的味道,惟独这小花小让我沾边。小花是个烈女狗。我听到村长在屋里说,王大妹子啊,该交村提留款了。王寡妇说,村长给我宽限些日子吧,照顾照顾我。村长说,我可以照顾照顾你,就看你会不会照顾照顾我了。后来就传来王寡妇“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和有点类似于电灯炮掉在水泥地上的声音。这个过程经历了10分钟左右。其时我正摇着尾巴在小花后面嗅来嗅去。小花置之不理,我把它看作是小花的默许,狗胆就大了起来。殊不知我把前脚搭上小花后背的时候,小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掉转头,在我的前腿上咬了一口。我油黑的前脚,顿时裂开了一个猩红的破口。正在这时,村长也后着脸从王寡妇家跳了出来。我和村长狼狈而逃。
  前些天,村长戴着手铐坐车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知道我的好日子大概也终结了。
描述
快速回复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