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鱼网

晋江 [切换城市]
  • 164阅读
  • 0回复
卡料11 在线

级别: 晋江侠客会员

  • 会员卡暂无,点击获取
  • UID456559
  • 精华 0
  • 发帖441
  • 金钱768 RMB
  • 魅力0 点
  • 贡献值0 点
  • 交易币0
  • 好评度0 点
  • 在线时间4908(时)
  • 每日签到未签到
  • 注册时间2016-04-16
  • 最后登录2020-01-23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0 发表于: 01-16
更多操作

[讨论] 禾尔盟专访“性学研究僧”童立

  禾尔盟两性产经媒体采访“性学研究僧”童立
  
  在访谈开始禾尔盟根据目前的行业现状先提出一个特别的问题——选择专业这么随心所欲是家里有矿?虽说性学专业能够解答他在现实中遇到的困惑,但是认真以此作为今后研究方向的举动还是让人觉得有点随意。
  
  其实这点让禾尔盟有点疑惑。我们将时光回溯到2011年初,华中师范大学性学女硕士彭露露求职无门的报道承包了很多重磅报纸的重要版面,由此也将“人类性学”专业正式引介到公众的面前。也无怪乎大众对于这个专业感到陌生,由彭晓辉教授主持建立的“人类性学”硕士点在2000年才刚刚取得面向社会招生的资格。这个特殊的专业让不少报考者“望而生畏”,彭晓辉教授苦笑着说10年内一共招收了5名研究生,然而第三名研究生彭露露就遇到了就业难题。
  
  即使面临这样的窘境,依然在接下来的2012年选择报考“人类性学”专业研究生,童立难道没有就业压力方面的顾虑吗?这么任性是家里有矿?禾尔盟了解到其实童立也会有这种担心,他讲到“自己当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做不成想做的性教育,大不了退而求其次去卖安全套呗,我也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销售。”另外还有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从职业前景的规划上来看,这个领域的相关从业人员实在是太少了,“物以稀为贵,应该比较容易做出成绩”,翻了翻他的获奖履历,他说的好像也没错。
  
  
  
  中国性学会秘书长、中国性学会培训认证中心主任 童立
  
  自己搭一个舞台,自己跳舞
  
  虽然口头上做好了最坏打算,但彭露露的遭遇还是引发了童立的思考,指望社会能够提供一个现成的舞台这条路短期内看来是走不通了。
  
  按照童立的说法,目前开设了“人类性学”专业研究方向的高校只有华中师范大学,截至目前整个专业的毕业生人数不到十个人,然而就是这比大熊猫数量还稀少的人群里,也大部分没有继续从事与性教育有关的工作,彭露露面临的困境其实是每个人境遇的缩写。
  
  “找不到舞台,那我就自己搭一个好了。自己跳舞,观众越来越多,为你鼓掌为你呐喊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只是可能会需要前期比较辛苦而已。”坐言起行,童立联合了自己的师弟开始了创业之旅。
  
  日子暂时不好过,不代表没市场
  
  虽然有着雄心抱负和说干就干的行动力,然而谈及梦想的时候商业社会并不跟你谈世界观,它谈的是方法论、价值体系和商业规则。童立跟禾尔盟记者讲到搭建舞台还不是最困难的阶段,看来最煎熬的是舞台搭建完毕之后没有观众那段时间的漫长等待。
  
  经过几年的实践,性教育领域的商业模式已经呈现出很多不同层次的格局,禾尔盟了解到从最初的性教育+卖产品,逐步过渡到现在有人专做线上线下课程,还有针对不同受众群体的线下活动。虽然课程品类越来越丰富,但大家的普遍反映仍然是日子不好过。童立认为,这并不能说明性教育的市场不存在,只是这个市场的潜力还远远没有被充分开发,蛋糕也没有做大。少有人走的路的确是竞争小,但同时也意味着没有成功模式可以复制,前行路上的一切沟沟坎坎只能靠自己摸索。坚持下去不一定能成功,但只有坚持下去才有机会成功。
  
  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教育的社会需求属于较高层次的需求,社会经济越发展、对教育的需求就越大,教育不仅对个人来说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投资,对整个国家来说也是一项重要的投资,而性教育无疑属于更高级别的教育需求。推动性教育的职业化,不仅需要社会更广泛的重视,更需要能够为社会提供优秀服务的优质教师队伍,吸引人们为其服务内容买单,长此以往才能形成职业化的正向闭环。
描述
快速回复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