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小鱼网

晋江 [切换城市]
  • 33阅读
  • 0回复
饭依二十 在线

级别: 晋江侠客会员

  • 会员卡暂无,点击获取
  • UID273301
  • 精华 0
  • 发帖429
  • 金钱616 RMB
  • 魅力0 点
  • 贡献值0 点
  • 交易币0
  • 好评度0 点
  • 在线时间8575(时)
  • 每日签到未签到
  • 注册时间2011-05-09
  • 最后登录2018-08-16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0 发表于: 04-17
更多操作

[闲谈] 扫黑除恶,再访天津静海徐庄子村(转载)

        本报记者于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应读者要求两次到静海镇徐庄子村采访,报道了关于天津市静海区徐庄子村主任徐延奎2014年8月因自己将其家属定为村监督理财小组成员候选人,并强行让代表通过一事,在村民代表会上和村民代表徐延全发生争吵并把徐延全打至轻伤,3年来一直逍遥法外。徐延奎为了逃脱法律惩罚,指使村两委*****成员6人集体作伪证,和部分代表6人共同串供作伪证。徐延奎和村书记徐会昭利用宗族恶势力共计霸占倒卖村土地40余亩,建违章建筑楼房平房2万多平米,用于出售或出租等问题,文章发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众多强烈反响,多家媒体论坛转载跟帖,据当事人说,报道发出后市里作了批示,当地政府非常重视。事情过去一年多了,我们再次来到天津市静海区徐庄子村,是不是问题都得到妥善处理了呢?

        


        了解了一个案子,却换来更多的打击报复

        2018年4月3日清明时节的天津市静海区乍暖还寒。走进徐庄子村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还是徐延奎和徐会昭书记的大片违章楼房车间,甚至比去年报道时的照片又增加近3成面积,旁边有一家还在建设着,这和普通村民家的一处处北方农家小院形成鲜明的对比,就像这春寒料峭天气,我们心情也是凉到了底。

        来到徐延全家,老徐这个50多岁的高大魁梧略显木讷的北方老汉子,紧紧拉着记者的手久久还不愿放开,眼泪夺眶而出。他拿出一大摞判决书,立案告知书等材料嘴唇哆嗦着向我们介绍:你们报道以后,2017年2月静海区领导派来了联合调查组在我们村挨家挨户调查了3天,调查了徐延奎贿选村主任和霸占的村集体土地,丈量了徐延奎部分违章建筑,了解了他殴打我至轻伤等问题。6天后调查组以徐延奎在村集体修路过程中没有经过招投标,违反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为由责令他辞去村主任职务,其他问题就没有了下文。我和天津知方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同山,曾于2017年10月以法律意见书形式书面要求调查组给予答复,至今没有结果。自徐延奎辞职后,我2017年3月5日遭到徐延奎生意合伙人张丽(和徐延奎妻子同名同姓)开车跟踪,故意追尾撞我车后对我进行殴打,后报假案说我酒驾并殴打她至其肋骨骨折,想以此达到栽赃陷害目的,好在现场有摄像头,证明了一切,然而张丽只按一般伤害案件治安拘留10天结案。2017年3月7日徐延奎老婆高春晶窜到我家,无理取闹,把我脸抓伤并对我家打砸,砸坏电脑桌子等物品至今未予赔偿。

        


        案中案,立案半年还没有办案

        根据徐延全提供的资料显示,2017年6月徐延奎因故意伤害罪才被逮捕,然后是天津市静海法院轻判为7个月有期徒刑,徐延全通过检察院抗诉才被天津市一中院改判一年。【2017】津01刑终554号判决书显示:徐延奎【绰号:徐老二】1972年生于黑龙江省讷河市,住静海区徐庄子村,2009年5月因聚众斗殴罪被静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等前科,前罪,和此案故意伤害罪后罪均为暴力犯罪,并且间隔时间仅一年半左右。徐延全向记者表示:我的律师在阅卷时惊奇发现徐庄子村两委*****6人竟然集体作伪证。在徐延奎指使操纵下称我所受轻伤是我自残造成,徐延奎没打徐延全,并奇葩形成村两委文件报公安静海分局作为证据使用。另外徐延奎大老婆张丽率领部分代表5人就徐延奎故意伤害一案向新区派出所多次作伪证,蝇营狗苟,颠倒黑白,沆瀣一气,企图使徐延奎逃脱刑罚。2017年8月26日,张丽和人大代表村书记徐会昭等人因作伪证罪被静海公安分局立案侦查,至今半年多又过去了,只对两个原村保安拘留了7天,其他人没有任何处罚。书记依然是书记,至今还领导着徐庄子村。徐延奎指使他人作伪证的妨害作证罪在我强烈要求下,至今不予立案侦查,更令人气愤的是张丽2017年08月26日因作伪证罪被立案侦查,仅仅一个多月后的2017年10月她却以作伪证罪犯罪嫌疑人主犯,罪犯家属身份,被天津市静海镇某领导招为静海镇北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合同制干部。听了徐延全的反映以后,记者试图通过短信联系张丽,就徐延全的反映进行一个核实。但是,截止发稿前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记者试图拨通其的电话均显示电话正忙。

        调查组来了又走了,霸占的土地依然还是被霸占

        

        最后,记者对徐庄子村民进行了随机采访,村民向记者表示,现在徐延奎霸占的土地没收回,徐庄子村所有的村集体资产厂房集体建设性用地,沟渠,坑塘甚至集体所有农田等一切都被以徐延奎为首的村霸宗族恶势力霸占或变相霸占,有半数被一宗以几百万的价格私自倒卖。大家都不敢惹徐延奎他们,人家上面有人。唯一一个敢惹他们的徐延全因此*****告状更是成了为当地政府惹祸的根苗。我们也考虑集体去*****,但是,估计也告不倒人家,人家在村里违章盖楼几万平米,经过多家媒体报道都依然挺立不倒,别人在自家场地盖个平房就会被马上强制拆除。

        还有一位自称是村民代表的老人向记者反映,村委会账目好多年不公开了,作为村主任书记从来不开代表会公布账目收支,现在他们都发财了,从不管我们老弱村民是怎么生活。记者问道:"不是来了联合调查组吗"?老人没有正面回答,老人的老伴拦着了:"别说了,你敢说二爷的事啊?你忘了咱怎么挨的打吗?"。

        我们来到2017年10月7日发生较大火灾的徐庄子私搭乱盖市场附近,拍照徐延奎的违章房时遇到了一个大高个60多岁小领导模样的村民,他凑近我们小声说:"拍二爷徐延奎的房子吗?"。得到了我们肯定的回答。他说:"徐延奎太不像话了,我还是他家很近的族人,你们以前报道我看过,我带你们去,一定注意安全啊,我代表徐庄子村人谢谢你们"。他带着我们拍完了徐庄子村东西南北所有徐延奎霸占土地的违章建筑,他还向我们举报了徐延奎还有通过被政府征用的徐庄子村土地,其中1·5亩长沟斗渠养鱼名义诈骗政府补偿款十几万等其他问题。
  
        记者笔记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地方、一些行业,黑恶势力与一些腐败分子相互勾结,出现了"村霸"、宗族恶势力、"保护伞"以及"软暴力"等犯罪,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利益,侵害了公民权益。在黑恶势力猖獗的地方和领域,正义得不到彰显,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和党 中 央的权威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挑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被弱化,打掉黑恶势力这个社会"毒瘤",重塑一个风清气正的郎朗清空,是民心所向的正义之举。

        扫黑就要铲除黑恶势力生存土壤,这个土壤就是基层腐败这个"保护伞"。凡是黑恶势力能够长期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根本原因在于有一顶或多顶"保护伞",一般的恶势力后面也有人支持、纵容。

现实表明,黑恶势力往往通过拉帮结派、行贿送礼、请客吃饭等方式,与公职人员勾结在一起,而一些抵抗力弱的官员为得到"好处",充当其"保护伞",甚至通风报信或包庇、纵容违法犯罪分子,使黑恶势力有恃无恐。我们希望当地政府对此案给予重视,我们就此案将继续跟踪深度报道。
描述
快速回复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